本報通訊員 葉聖義 本報駐溫州記者 王益敏
  開著豪華越野車,橫渡江河溪流,體驗一把水花飛濺的感覺……這般刺激的駕車涉水舉動,或是很多汽車發燒友的夢想吧。
  近日,在溫州市永嘉縣沙頭鎮九丈村楠溪江中,就有一群越野發燒友實地體驗了一把涉水過江。豈料,一輛越野車因此在江中央擱淺熄火,動彈不得,車上兩人最終只能跳車游泳上岸逃生。
  幸好,在車隊其他同伴的幫助下,擱淺的越野車經過2個多小時,最終被拖了出來。
  附近的村民說,出事的這片水域,經常有越野車過來橫渡過江,之前也曾發生過類似的意外。
  為尋刺激,開車橫渡楠溪江

  到江心時,水沒到了儀錶盤
  事情發生在3月9日下午4點多。
  擱淺的越野車車主阿洲是溫州市區人,年紀不大,酷愛越野車。
  當天,他約了一幫朋友開了8輛越野車到永嘉縣境內的楠溪江游玩。
  傍晚時分,大家回到永嘉縣沙頭鎮九丈村,這裡的江面水淺,他們準備在這裡橫渡楠溪江回去。
  阿洲和一個同伴開著自己的越野車走在車隊的最前面探路。
  這段江水有1到3米深,等阿洲駕駛著越野車開到江心時,江水已經沒到了儀錶盤的位置。更雪上加霜的是,越野車似乎硌到了江底的什麼東西上,擱淺了。
  阿洲將擱淺的越野車熄火,然後從車窗爬出,站上車頂,通過對講機和同伴聯繫。
  在湍急的江水中,擱淺的越野車漸漸地被推向下游水深處,眼看著江水就要沒過越野車車頂,阿洲和同伴沒辦法,只能跳江,游泳回到了岸邊。“當時水流太急,我還被衝出了十幾米。”阿洲說。
  接下來,阿洲花了兩個多小時,靠著其他同伴的幫助,用絞盤、拖繩把被沖走的越野車拖了上來。
  車主自稱是救援演習

  事發水域常出意外
  昨天,接受記者採訪時,阿洲說,其實這是他們自發組織的一場“救援演習”。當天在場的都是同一個越野俱樂部的發燒友,平時經常一起駕車去外面玩,還特別愛好刺激的駕車游戲。
  “那天,我們經過商量,要演習這樣一個事故現場。”阿洲說,經過詳細計劃,他的車“扮演”事故車,擱淺在江中。
  阿洲說,為了這次演習,8輛車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平均修理費在500—1000元之間。“我的車狀況最嚴重,估計修理費要1萬左右。”
  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做,阿洲說,大家就是為了增加“實戰經驗”,再碰到這樣的狀況,以後就知道該怎麼處理了。“很多人不相信,不過,如果不是演習,我們怎麼可能帶齊這麼多的救援設備。”阿洲說。
  記者瞭解到,在這段水流湍急的楠溪江上,橫渡江面被困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
  就在兩年前,也是在這一段楠溪江的卵石灘上,溫州的一位越野車愛好者在測試越野車性能時車輛不慎陷入水坑,隨後被江水沖走。
  “經常有越野車到這裡來橫渡,以前還出過事故,幸好人逃出來了。”永嘉縣沙頭鎮黨委書記季洪海說。
  資深人士告誡橫渡有危險

  相關部門將增派人員管制
  沙頭鎮上游10多公里是永嘉縣岩頭鎮,按照當地人的說法,這裡的楠溪江江面更寬,以前在這裡橫渡過江的越野車更多。
  周六彪在岩頭鎮的楠溪江對岸經營著一家旅藝公司,有好幾輛經過了改裝,加高了車底,專門用來橫渡楠溪江的越野車。
  游客只要付些錢,周六彪就會親自開車,帶他們橫渡楠溪江,感受江水撲面的刺激。
  “每年冬天,這裡的江水相對較淺,以前經常有人開著好車,嘗試著來這裡橫渡。”周六彪回憶說,以他10多年橫渡的經驗來看,有時江水看著雖然淺,但江底卻蘊藏著“殺機”。
  “江底下麵土質鬆軟,還有不少鵝卵石,不熟悉地形或是駕車技術不好的人,車子很容易就擱淺了。”周六彪說,過去,他救過好幾個因為車輛擱淺在江水中央而遇險的游客。
  記者從永嘉縣相關部門瞭解到,隨著“五水共治”的深入,開車橫渡楠溪江的行為已經被全面禁止。
  “但難免有人偷偷在這麼做。接下來,我們會在江邊設立一些警示牌,並增派管理人員,希望對這類事件進行更好的管制。”永嘉縣相關部門負責人說。
(原標題:尋刺激,開車橫渡楠溪江)
創作者介紹

flickrfashion

gxsibzppk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