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改革複雜性前所未有
  ——訪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
  問: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一些地方國企改革方案陸續出台,您如何評價這些探索
  答: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一些地方黨委和政府結合當地實際出台了推進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的具體措施。總體看來,改革起步良好,進展積極穩妥。
  這次改革是在深水區推進的全面改革,改革的複雜性前所未有,改革的難度前所未有。結合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實際,我認為,只要有利於提高國有企業的競爭力,有利於鞏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有利於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共同富袁有利於增強我國的綜合國力,就應當大膽地試、大膽地闖。
  問:本輪國企改革的難點和障礙在哪裡,如何突破
  答:這次改革的難點是利益分化的桎梏,改革的障礙是思維定勢的桎梏。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利益分化日益加劇,世界觀、價值觀日益多元,一些人拿著西方的尺子丈量中國改革的步伐,要求中國快速發展的大腳必須適應西方鞋的尺寸,這隻能是削足適履、邯鄲學步,最終誤國誤民。
  這次國有企業改革,我們必須與時俱進,穿自己的鞋,走自己的路,做中國的事,破除陳舊的思維定勢,堅定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以更加開放的胸襟推進改革。改革不能搞教條主義,不論洋教條還是土教條。改革也不能搞“一招靈”、一刀切,不能搞運動。要一切從實際出發,以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推進改革,確保不犯顛覆性錯誤,正確推進國有企業改革。
  問:本輪國企改革在混合所有制上會邁出大步,如何防止國有資產流失
  答: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兩會期間明確提出,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基本政策已明確,關鍵是細則,成敗也在細則。要吸取過去國企改革的經驗和教訓。
  發展混合所有制與搞好國有企業,二者是有機統一的,不能把二者割裂開來。絕不能為了混合而混合。其次,要堅持在增量基礎上發展混合所有制原則,除了不具有競爭優勢的有序退出外,發展混合所有制必須在增量資產上混合,以有利於在新形勢下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增強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影響力,更好地集聚社會資本發展規模經濟,絕不能搞國有經濟大規模撤退、大規模減持,絕不能影響公有制經濟的主體地位和發揮主導作用,要堅決防止拋售優質國有資產。第三,要堅持公開透明原則,防止國有資產流失。2013年,全國國有企業(非金融)資產總額91萬億元,所有者權益32萬億元,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全國人民辛勤勞動積累的寶貴財富,一個銅板也不允許流失。必須規範國有產權交易,通過上市和產權市場發現價格,通過進場交易、競價交易實現陽光操作、公開透明。要特別重視解決違規進行資產評估、惡意串通低估評估值、把優質資產分離到副業、通過境外殼公司弱化監管等約束管理等問題,最大限度控制自由裁琳間,最大限度消除尋租空間,防止國有資產流失。
  問:下一步國企分類改革的走向會怎樣隨著分類改革推進,有人認為國企應退出競爭性領域,您怎麼看
  答:準確界定不同國有企業功能,提高監管水平,必須結合各地實際分類。國有企業可以分為3類:公益類國有企業,監管考核的總要求是政策性虧損由財政全額補貼,著重考核服務質量和成本控制;商業類國有企業,凡在競爭性領域以盈利為目的的國有企業,監管考核的總要求是以市場化規則優化監管標準,著重考核經濟增加值等主要經濟技術指標;保障類國有企業,承擔國民經濟發展保障和國家安全責任的企業,監管考核的總要求是,完成服務國家戰略目標任務情況,著重引入專項考核指標和企業競爭力。
  社會上確實有人提出國企應退出競爭性領域,這是對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的曲解和誤讀,是完全錯誤的。競爭性領域國有企業的進和退,原則是“公平競爭、優勝劣汰”8個字,這一點尤其需要高度重視〃李予陽)  (原標題:國企改革複雜性前所未有—訪國資委研究中心主任)
創作者介紹

flickrfashion

gxsibzppk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